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四十、散仙 之功成名遂身退 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闲线种思维命运
发布时间:2022-04-30        

  原标题:四十、散仙 之功成名遂身退 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闲线种思维命运和结局

  人生在世,忙忙碌碌,身体可以休息,唯有这心,似乎片刻也不得闲,幼时担心考试成绩,上学不得玩,青年担忧爱恋工作,中年费心事业和家庭,晚年心系子女。宋代无门禅师诗“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说的便是此情此景。

  《水浒传》在最后一回结尾处的两首诗中,一首单论了心闲的好处,由这一首诗,也可看出施耐庵和罗贯中这一对师徒,虽然有抱负,有才情,早年也确实参加了许多轰轰烈烈的事业,但是到了晚年,两人都是归于佛道的。“莫把行藏怨老天,韩彭赤族已堪怜。一心报国摧锋日,百战擒辽破腊年。然曜罡星今已矣,谗臣贼子尚依然!早知鸩毒埋黄壤,学取鸱夷范蠡船。”两人不只这么写,也确实是这么做的,追求的是范蠡的境界。一个留下本水浒,一个留下本三国,当然罗贯中也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小说,但他一生的价值,还得数那本《三国演义》了。完事后两人和写《道德经》的老子很像,虽然没有历史记载两人骑牛或者骑马骑驴去哪里旅游了,但是肯定也是该去哪里就去哪里了。人生百年,心总会有所归的,正如同老罗在三国开篇写的那样,“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经历过该经历的,心归于安,而后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可以说不管是施耐庵还是罗贯中,都是以这样的人生境界为追求的。那么在水浒传中又是具体如何表现的呢?

  水浒传中有几个开了外挂的人物,比如走得飞快的神行太保戴宗,这显然好过今天的汽车,不用烧油,如果这个神行法能够推广开来,那绝对节能环保。还有一开始就以罗汉境界登场的花和尚鲁智深,这个和尚到处杀人放火,扫平世间不平事。还有一位就是今天小子要闲聊的主题,能够呼风唤雨的入云龙,一清先生,公孙胜。

  小子前文曾经言道,水浒传中能够称为龙的人,少之又少,其实不止水浒,在整个历史上能够称为人中之龙的,都是绝对的少数派,比如诸葛亮,就是等待明主的卧龙。那么水浒里面这个入云龙,又是怎么回事呢?

  龙这个传说中的动物,是中华民族的图腾,现在居然有学者考证龙其实就是蜥蜴,这真是赤裸裸的污蔑,作为炎黄子孙,如果我们自己不懂得自己的图腾,那当然是很遗憾的。要明白龙到底是个什么动物,就得来看易经开篇的乾卦。

  从初九潜龙勿用开始,直到上九亢龙有悔,这六变,说的就是龙的变化,武侠小说大家金庸先生把这个用在了自己的小说中,于是有了降龙十八掌。那么这个龙,到底是个什么动物呢?

  上古时代有没有这种生物,这个小子没见过,不清楚,至于后来,显然也是没发现龙这种生物的。但是由于易经被认为是群经之首,也是现在可追溯的中国文化的源头,那么龙这个生物,一直就被捧得非常高。古代封建帝王,更是以龙为皇家专用。为什么龙一直这么被这片大地上的人推崇呢?

  答案其实已经写在了易经里面,三国演义里面其实也有经典论述,这个前文已经引用过,不再赘述。比如诸葛亮号卧龙,他在未出茅庐前就是初九,潜龙勿用的状态。刘备称帝后,带七十万大军伐吴,被小麒麟陆逊一把火烧得白帝城托孤,就是亢龙有悔的状态。

  所以龙,哪里是封建皇家专用?诸葛亮,刘备,都是人中之龙,他们的一生,是可以在易经的乾卦变化里面看到清晰的轨迹的。至于前文曾经聊过的李俊,他在整部水浒之中,都在初九的状态。

  龙从云,风从虎,龙能够根据时机变化无常,或隐或现,大则能行云布雨,小则能隐身于云中,无可找寻。龙的内涵,说到底其实是和天时地利人和,与自然相和谐的智慧,这也是龙成为这个智慧民族的图腾的原由。至于蜥蜴,这样一个繁衍了几千年生生不息的民族,怎么可能把蜥蜴当图腾?真是低估了祖先的智慧,也低估了自己的祖先的传承。

  聊了上面一通,可见水浒作者给公孙胜这个外号,是有深刻用意的。不同于宋江,吴学究,卢俊义三人,公孙胜这个人并不见于三十六人赞,也就是说,公孙胜是完全由施耐庵创作出来的人物。

  那么什么是入云龙呢?龙的变化,有潜龙勿用,有见龙在田,有终日乾乾,有或跃在渊,及至飞龙在天和亢龙有悔。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原文,公孙胜的出场,是在第十四回《吴学究说三阮撞筹公孙胜应七星聚义》,“庄客去了没半个时,只听得庄门外热闹,又见一个庄客飞也似来报道:“那先生发怒,把十来个庄客都打倒了。”晁盖听得,吃了一惊,慌忙起身道:“众位弟兄少坐,晁盖自去看一看。”便从后堂出来,到庄门前看时,只见那个先生身长八尺,道貌堂堂,生得古怪,正在庄门外绿槐树下打那众庄客。晁盖看那先生,但见:头绾两枚松双丫髻,身穿一领巴山短褐袍,腰系杂色彩丝绦,背上松纹古铜剑。白肉脚衬着多耳麻鞋,绵囊手拿着鳖壳扇子。八字眉,一双杏子眼;四方口,一部落腮胡。那先生一头打,一头口里说道:“不识好人。”

  说的是公孙胜为了见晁盖,打翻了十几个庄客。公孙胜有能力吗?显然是有的,能够一人打翻十几个,而且从他上梁山后就能呼风唤雨来看,这个人一直在潜修等待时机做一番事情。好了,现在时机来了,起因就是梁中书弄了一大笔不义之财,叫做生辰纲。

  所以小子为什么一再强调要行善?只要这财是不义的,不知道多少要打这个财的主意。比如赤发鬼这个鬼,入云龙这条龙,甚至白日鼠这老鼠都要想偷上一把。

  水浒中公孙胜的出场,已经暗暗交代公孙胜已经过了初九卦,他出场是什么情况呢?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小子前文曾经提过,需要修行的人,往往命运风水都要差过天生条件好的人,所以作为辅佐的情况比较多见,所以修行的人龙,多半都是作为辅佐的人出现,因为他自身没有资源,他有只有智慧。比如诸葛亮,韩信,张良,他们都有过潜龙勿用的情况。所以要飞腾,必须借助一个他人的力量,这就是利见大人。

  所以曾经有朋友咨询,修身就一定有物质收获么?小子苦笑,很多人其实到九一变九二时就过不去了,因为什么?因为没有“大人”的出现。诸葛亮运气好,二十七岁就遇到了刘备。诸君请看姜子牙,这个老头子命是真硬啊,人生七十古来稀,他要是晚几年遇到明主,挂了也就挂了,谁知道姜子牙是谁?

  人中之龙结局就一定好吗?韩信就是例子,得到富贵后,迷失了自己,让刘邦以为这家伙要替代自己,结果直接就亢龙有悔了。

  好了,交代清楚这个问题,就明白公孙胜为什么来找晁盖了,这家伙修到一定程度后,觉得时机已经到了,要找一个合适的人辅佐,建功立业。所以他才一头打,一头口里说道:“不识好人。”晁盖见了,叫道:“先生息怒,你来寻晁保正,无非是投斋化缘,他已与了你米,何故嗔怪如此?”那先生哈哈大笑道:“贫道不为酒食钱米而来。我觑得十万贯如同等闲,特地来寻保正,有句话说。叵耐村夫无理,毁骂贫道,因此性发。”

  觑得十万贯如同等闲,这话说得多大气,人中之龙的本质尽显。“晁盖见说,便邀那先生又到一处小小阁儿内,分宾坐定。晁盖道:“不敢拜问先生高姓?贵乡何处?”那先生答道:“贫道复姓公孙,单讳一个胜字,道号一清先生。小道是蓟州人氏,自幼乡中好习枪棒,学成武艺多般,人但呼为公孙胜大郎。为因学得一家道术,亦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江湖上都称贫道做入云龙。贫道久闻郓城县东溪村晁保正大名,无缘不曾拜识,今有十万贯金珠宝贝,专送与保正,作进见之礼,未知义士肯纳受否?”

  可见公孙胜是先学武,后来又学了道的,水浒传里面一出场就说自己能呼风唤雨,腾云驾雾的,梁山上恐怕只有此一例,但是前文也说过,梁山是小世界,宋朝是大世界,所以在后面呼风唤雨出来斗法的人就很多了,导致公孙胜也要回去跟罗真人进修才能搞定。

  正说之间,只见一个人从阁子外抢将入来,劈胸揪住公孙胜说道:“好呀!明有王法,暗有神灵,你如何商量这等的勾当!我听得多时也!”吓得这公孙胜面如土色。

  孔明在气死周瑜后,又去吊孝,走到江边也有一个人抓住他,说:“你气死周瑜,又来吊孝,明欺东吴无人。”唬得孔明面如土色。这情景是不是很类似?

  被吓得面如土色,所以说人中之龙也是人,没什么稀奇的。之所以看起来比我们常人高,修身层次不同而已。

  而后七星聚义取生辰纲,公孙胜一起上了梁山,上了之后呢?他突然回家省亲了。

  公孙胜是什么时候回家的呢?他早不走,晚不走,恰恰是梁山好汉劫了法场宋江上山后。而且公孙胜并没有参与劫法场,而是留守山寨的。

  “第三日,晁盖又体己备个筵席,庆贺宋江父子完聚,忽然感动公孙胜一个念头:思忆老母在蓟州,离家日久,未知如何。众人饮酒之时,只见公孙胜起身对众头领说道:“感蒙众位豪杰相带贫道许多时,恩同骨肉。只是小道自从跟着晁头领到山,逐日宴乐,一向不曾还乡看视老母。亦恐我真人本师悬望,欲待回乡省视一遭,暂别众头领三五个月,再回来相见,以满小道之愿,免致老母挂念悬望。”晁盖道:“向日已闻先生所言,令堂在北方无人侍奉,今既如此说时,难以阻当,只是不忍分别。虽然要行,再待来日相送。”公孙胜谢了。当日尽醉方散,各自归房安歇。次日早,就关下排了筵席,与公孙胜饯行。且说公孙胜依旧做云游道士打扮了,腰裹腰包、肚包,背上雌雄宝剑,肩胛上挂着棕笠,手中拿把鳖壳扇,便下山来。众头领接住,就关下筵席,各各把盏送别。饯行已遍,晁盖道:“一清先生,此去难留,却不可失信。本是不容先生去,只是老尊堂在上,不敢阻当。百日之外,专望鹤驾降临,切不可爽约。”公孙胜道:“重蒙列位头领看待许久,小道岂敢失信!回家参过本师真人,安顿了老母,便回山寨。”宋江道:“先生何不将带几个人去,一发就搬取老尊堂上山,早晚也得侍奉。”公孙胜道:“老母平生只爱清幽,吃不得惊,因此不敢取来。家中自有田产山庄,老母自能料理。小道只去省视一遭,便来再得聚义。”宋江道:“既然如此,专听尊命。只望早早降临为幸!”

  诸君,公孙胜思念母亲,肯定也是真的,但是要离开山寨,还有什么理由比回家看望母亲更正当?尤其是晁盖口中说出,“一清先生,此去难留,却不可失信,本是不容先生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