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再看《白夜行》:才懂亮司的死是对雪穗最残酷的惩罚
发布时间:2022-03-23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白夜行》的女主人公雪穗有一个噩梦般的童年,她从小父亲早亡,和母亲相依为命。她漂亮、乖巧、懂事,长着一双猫咪般的大眼睛,一张雪白的脸,皮肤细腻,纹理细致得好像中国最好的瓷器,浑身散发出一种高雅的气质。男人一见到这样的女孩,都会迈不开步。

  童年的雪穗和母亲一起生活,家境贫寒,居住在简陋、昏暗、狭窄的房子里。母亲在饭馆当服务员,收入微博,支撑不了两人的生活。所以,母亲在生活的重压之下,打起了雪穗的主意,利用她的美貌,把她卖给当铺老板桐原洋介,让11岁的她为桐原洋介提供特殊服务。

  有一天,亮司发现父亲正在伤害雪穗,看着好朋友的屈辱无助,一时间,他被震惊和愤怒淹没,拿起剪刀,刺向了父亲。

  此后的19年,他俩为了保守秘密,从此装作不认识,但却互相守护、互相依靠。

  亮司对雪穗的付出,已经到了万死不辞的地步。他活着的目的似乎只是为了雪穗,一步步成就雪穗的梦想,为此不惜自己双手沾满鲜血,身负罪孽不可自拔雪穗和亮司的梦想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手牵手在阳光下散步,但这对他们却是无法实现的奢望。他们只能在彼此微弱的光亮照耀下艰难前行。

  亮司为雪穗做了很多事,帮她杀人,赚钱,……一点点扫清她走入上流社会的障碍。最后,在一个老警察的调查下,他们终于露出了马脚。最后,亮司在被追捕过程中跳楼自杀。亮司的死,是对雪穗最残酷的惩罚。

  两个人从小学就认识,最初只是对彼此有懵懂好感,直到亮司为了雪穗向父亲刺出了剪刀……

  从这一刻起,两人成为生死之交。老警察说他俩的关系就是枪虾和虾虎,互利共生。

  自从桐原亮司杀死父亲救出雪穗以后,两个人就成了生死相依的同盟者,一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雪穗是操控者,她比较有心计。亮司成为她手中最好的工具一一帮她扫清人生路上前行的障碍。

  上中学时,雪穗是学校有名的美女和才女,身边总是簇拥着众多她的仰慕者和追求者。

  这招来她的同班同学藤村都子的强烈嫉妒,这个了解雪穗的女孩开始向人四处宣扬雪穗贫寒的童年,并在同学中到处散播关于她的坏话。

  接下来,雪穗和闺蜜江利子去探望都子。雪穗虚情假意地对都子表达自己的关心,并嘱咐江利子不要宣扬出去,最终成功收服了这个嫉妒者。

  上大学后,雪穗和闺蜜江利子认识了社交舞社社长筱冢一成。筱冢一成是个典型的高富帅,是雪穗心仪并为之折服的有魅力的男人。

  但是一成却看穿了雪穗的真面目,因为他发现了雪穗眼中有一种微妙的难以言喻的刺,那是危险、卑劣下流的光。真正的名门闺秀,眼神里不应有那种神色,因此一成对雪穗视而不见,却一眼相中了雪穗身边的江利子。江利子在一成的鼓励下,改变了发型,并穿上了适合自己的衣服,变得自信又美丽。

  面对江利子的改变,面对一成望向江利子爱慕的眼神,雪穗心中充满了挫败感和强烈嫉妒。

  于是她故技重施,又一次指使亮司把江利子变成第二起强暴案的被侵害者,并拍下她的裸照。

  江利子精神受到重创,她把这一切都归结于自己太爱出风头,她拒绝了一成的追求,重新缩回厚厚的外壳,故意穿很丑的衣服,也不再化妆,活得灰头土脸。

  雪穗在母亲死后,被父亲的远房表姐唐泽礼子收养,养母耐心地教她茶道、花艺、礼仪和弹琴,为她花费重金请家教老师补功课。

  然后雪穗拥有了干净的身世、不俗的气质和出色的学历,顺利嫁给了富二代高宫诚。然后得到一大笔钱,开了好几家高档服装店。

  这时候礼子生了很严重的病,被送进医院抢救。恰逢雪穗名下有一家新店开张,她没有时间照顾养母,于是,亮司再一次出手,在医疗器械上做了文章,礼子死去。

  雪穗和高宫诚离婚后,想嫁给45岁的筱冢康晴,可是对方家族的人怀疑雪穗心术不正,派了私家侦探调查她。

  亮司假装肚子痛,倒在典子门口,凭着英俊的面孔和忧郁的气质很快得到了典子的好感,然后两人就谈起了恋爱。然后,亮司就顺利拿到了典子单位的机密资料和违禁药物。

  排除了这些障碍后,雪穗终于成功嫁给了筱冢康晴,成了名副其实的阔太太,成功地进入了上流社会。

  只是筱冢康晴的女儿筱冢美佳无法接受这个年轻的继母。为了制服她,雪穗使用了同样的手段。

  亮司绑架了筱冢美佳,制造第三起强暴事件,并拍摄了她的裸照。然后雪穗出面安慰可怜的美佳,并让她乖乖听话,从此抓住美佳的软肋,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从此只能乖乖听命于她。

  亮司对雪穗的爱已经超出一个正常男人爱一个女人的限度,他完全没有了自我,完全为雪穗而活。

  他为雪穗盗取银行卡,窃听电话等,总之,凡是雪穗想要的,他尽自己所能给她;凡是雪穗看不顺眼的,他不惜违法犯罪帮她清除。

  当然,雪穗对亮司是有感情的,也有帮助亮司的时候。在中学时期,她曾送给亮司一个她亲手缝制的绣有他名字缩写的RK杂物袋,后来还用两人名字的R&Y来给自己的服装店命名。

  上高中时,雪穗从大学生家教老师正晴手里窃取游戏软件程序给亮司。亮司拿到软件之后制造大量盗版出售来获取大量资金。

  上大学时,雪穗从哪社交舞社仓桥香苗处盗取了银行卡给亮司,亮司伪造了银行卡,然后获得了大量资金。

  雪穗和高宫诚结婚后,雪穗把丈夫高宫诚证券机构的电脑机密泄露给亮司,然后亮司潜入了证券机构的网络,获取了内部消息,回头指挥雪穗买卖股票大获成功,获得大量金钱,攒到了第一桶金。

  雪穗和亮司的关系除了两人童年时残存的恋情外,更深的羁绊是两人之间由于童年那件事情所建立的坚不可摧的同伴关系。

  雪穗和亮司既是被害者也是害人者。正是因为他们曾经是被害者,所以,他们才知道怎样更好地伤害别人。

  杀人案使两个年幼的孩子背上了重重的枷锁,也使幼小的心灵受到了难以愈合的创伤。

  为了掩饰最初的亮司杀死父亲的罪过,也为了守护彼此心中的秘密,他们联手一次次杀人,店员、养母、私家侦探等都成了他们手下的冤魂。随着罪孽的加深,他们心里已经没有了是非对错,他们看尽了人生百态,除了彼此,他们不再相信任何人。

  今天是雪穗新开服装店开业的日子,亮司也想来看看。他也只有在这种场合才能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孩。然后他发现了一直在跟踪自己的警察。

  他想赶紧躲起来,他跑得很急,有点慌不择路,可是前方逃无可逃。没办法了,他选择从服装店的楼梯上纵身跳下,那把一直藏在衣兜里的剪刀扎进了他的胸口。这把剪刀当年曾经刺向他的亲生父亲。

  亮司躺在地上,眼角有泪水滴落。他眯着眼睛看向太阳,那个明晃晃的发光体,眼前站着一个妙龄女子,面对躺在地上的他,她的脸上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摇着头说:不认识……然后她转头也不回,踏着阶梯缓步上楼。

  恍惚中,亮司看见了当前那个11岁的可爱小女孩。那时,她笑得是多么无邪,银铃般的笑声似乎还在耳边。

  小说中有一段雪穗的独白: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是的,正是桐原亮司的爱代替了太阳照亮了雪穗的世界,如今亮司死了,她生命中唯一的光亮熄灭了。她和亮司早已合为一体,如今亮司的死带走了她的灵魂。从此之后,她活在世上只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雪穗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凄清苍白。她没有回头,不是不爱,而是太爱,这是一种互相依存、互相利用的爱。

  两人的爱,是一份躲在白夜里无法牵手、也没有回头的爱。为了死去的亮司,她不能泄露心底的痛楚和悲伤,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了,彻底的孤独。

  雪穗的爱情和婚姻都是充满功利的。亮司是她前进路上的清扫工,是她的得力助手和帮凶。

  由于亮司父亲侵犯过雪穗的事实,这成为两人无法逾越的鸿沟。雪穗美好的身体从不为亮司拥有,两人从来没在一起过。

  不会爱人的雪穗,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人是亮司。亮司最后死在了她面前,这是对她最残酷的惩罚。从此这个世界上只剩下行尸走肉的她一个人,彻底的孤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